ϵ: (800) 000 000 0000

江徽羽走过去,正好听见江父对纪南荀说:“我今天听小羽说你工作上面也会遇到困难棘手的问题?咱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了,我公司虽然业务拓展不像你那么广泛,但这么些年我在创业路上也积累了不少人脉和经验,你要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跟我说。”

ƼܡЧ ׷׷ǻҵ01

闻言,江徽羽来了劲,好心跟他讲解:“一开始这个人是被关起来的试验品,被上一个男主救了……”

Ҿ

江母这才略显严肃地开口:“我看得出来,你跟南荀现在感情是有进展,但你也换不能松懈,毕竟他是纪南荀,不比一般的男人。他这么多年身边都没个稳定的女伴,说明他的要求是极高的。你们现在订了婚,但也换没正式领证结婚,未来换是会有变数的。觊觎他的女人那么多,你可得抓稳了,不然到时候有你哭的。”

在旁人看来,就是一副知道自己犯了错不知如何是好的小可怜模样。

ǵ